第13届上海国际新能源锂电池技术博览会
THE 13TH SHANGHAI INTERNATIONAL NEW ENERGY LITHIUM BATTERY TECHNOLOGY FAIR
距离展会还有 天   |   ENGLISH
2024.03.14-16 ·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第13届上海国际新能源锂电池技术博览会
THE 13TH SHANGHAI INTERNATIONAL NEW ENERGY LITHIUM BATTERY TECHNOLOGY FAIR
距离展会还有 天   |   ENGLISH
2024.03.14-16 · 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
1
2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一网打尽!锂电回收4大主流商业模式详解

时间:2023-09-12 作者: 阅读:548 返回列表

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的产上游主要是废旧电池提供方,以及回收需要的材料商、设备商(输送机、撕碎机、引爆器等)。


由整车厂商如北汽新能源、丰田等,锂电池厂商如宁德时代、比亚迪等还有一些中间商构成。


中游主要是拆解回收厂商和检测方 。在梯次利用方面,由于与电池关联度最高,因此动力电池企业布局最多,北汽新能源、东风汽车等车企也有布局;在拆解回收方面,一般是第三方专业回收公司进行拆解处理,如邦普循环、格林美等。


下游为回收应用场景,可应用于电池材料厂和电池厂等。


回收渠道的差异将直接决定商业模式的优劣。


电池回收是动力电池再利用的核心环节,回收渠道的稳定性不仅会对电池回收企业的回收成本产生明显影响,还决定了企业后续再利用环节的业务量规模。


电池回收按照经营主体不同可划分为四类商业模式:



01

生产者责任制下的回收模式

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在电池回收方面建立的回收体系有良好的成效,因此基本沿用此前的回收经验,形成了由动力电池生产企业承担电池回收主要责任的制度机制。


生产者责任制的回收模式将动力电池生产商对于电池的环境责任扩展到电池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即电池的生产、使用、回收以及报废处置等过程,退役的动力电池沿新品电池的物流路线逆向返回。


该模式以动力电池企业为主导,卡位回收处理,提高原料的上游议价能力,降低电池生产成本,成为该类商业模式的源动力。


但是该模式逆向物流回收动力电池的路径长,可能由于国别、地域的差异不利于追责,并且由于交转次数和运输次数多,回收成本提高,可能不利于电池回收。


代表企业的电池回收布局

宁德时代,在2013 年和2015 年分別增持邦普猜环。持有邦普69.02%股权:2019 年又与邦普合资36亿元成立合资公司。进一步扩大上游正极材料布局


邦普储环早于2008 年就提出了“上下游”回收结合的概念,首创中国废旧电池回收体系,目前已在全国设置15回收网点。


比亚迪,是最早与中国铁塔达成梯次利用战略合作的公司之一。上海比亚迪为工信部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的第二批白名单(梯次利用)企业。


此外,比亚迪与日本商社伊藤忠商事共同探索退役电池在储能领域的应用。目前已在全国设立超过40家动力电池回收网点。


国轩高科:2017 年国轩高科与钴产品生产商兰州金川分别出资5000 万元成立了安徽金轩电池资源循环利用技术有限公司。以及甘肃金轩电池资源循环利用技术有限公司,经营范国均为废旧电池的回收、拆解、处理、综合利用等全流程业务。


2018 年公司在庐江布局锂电池回收产线。2021 年国轩高科拟投资 120 亿元在合肥循环经济示范园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系列项目,项目聚焦锂电池原料、电池回收及梯次利用,预计24个月内竣工投产。生产者有义务建立电池回收网络,利用旗下4S店等渠道从C端回收退役电池。


该模式回收路径更短,有利于保护动力电池技术及设计等商业机密。


此外,整车企业可通过动力电池处理单位了解不同类型动力电池报废后处理的难易程度,从而能够在生产设计时将电池回收处理考虑在内。


该模式的代表包括北汽鹏龙、奔驰、丰田以及特斯拉等。


02

整车企业为主体的回收模式

整车企业为主体的回收模式是指因消费者使用不当等原因导致动力电池先于电动汽车报废时,维修或更换的电池由整车企业承担电池回收责任,整车企业将电池交至动力电池处理单位的回收模式。


该模式下,整车企业承担电池回收责任


代表企业的电池回收布局:


北汽鹏龙,子公司北汽鹏龙新能源成立于 2018 年,是由北汽鹏龙、北汽新能源、北汽福田、格林美、河钢集因、厦门钨业合资成立的大型退役动力电池拆解及梯次利用企业。


2020 年与易事特集团签署战咯合作协议,打造以智慧能源应用场景的退役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示范项目。


奔驰:在德国已经建设电池回收工厂,回收率将达96%,预计德国工厂年回收处理能力可达2500吨,可回收包括镍、钴、锂及石墨等材料,经过再循环处理可为梅赛德斯-EQ 系列车型生产超过5万个电池模块。奔驰也计划与中国、美国的相关企业合作,开展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业务。


丰田:2015 年,丰田启动了动力电池的回收工作。2018 年,日本中部电力公司合作研发全新的大容量蓄电池组系统。


该项目初步阶段主要是用于回收广泛应用于混合动力车型上的镍氢电池,并在2030 年左右,可回收较多电动车和插电式泥合动力车型上搭载的锂离子电池。


2019年,在泰国开设工厂,用于管理在泰国销售的混合动力车载电池。


2020 年在中国布局电池回收业务。


特斯拉:2022 年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广州) 有限公司发生工商信息变更,经营范国新增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及梯次利用服务等,标志着特斯拉在中国正式部署动力电池回收。


2020 年9月,特斯拉就在中国推出了电池回收服务,承诺报废的锂离子电池均不做填埋处理,可100%回收利用。


03

锂电材料企业为主体的回收模式

锂电材料企业回收模式是以锂电材料企业为主导,通过回收废弃电池中锂、钴、镍等关键有价材料资源,形成产业闭环,从而实现降本的商业模式。该模式的代表企业有邦善、华友钴业以及格林美等。


华友钴业向产业链下游延伸至回收,拓宽其在钴资源等原材料供应渠道,保障资源维稳及成本掌控。


格林美按照“电池回收-原料再造-材料再造-电池包再造-新能源汽车服务”的新能源汽车全生命周期价值链开展业务布局。


此外,光华科技、赣州豪鹏、中伟股份,赣锋锂业、广东佳纳、金驰能源等也纷纷布局回收业务,具备锂电回收能力。


04

梯次利用回收模式

采用梯次利用回收模式的企业通常是并非电池以及电池回收业务的第三方企业,其主营业务类型为储能电站、光储系统、通信基站或低速电车等,能与动力电池回收的梯次利用有较好的契合点,因此进行电池回收业务布局。


该模式的代表企业为中国铁塔。


中国铁塔是国有大型通信基础设施服务企业,既是退役电池的消费者,也是退役电池的回收者。其回收模式关键在于与车企、动力电池企业合作,共建共享回收网络。


中国铁塔与一汽、东风、江淮、比亚迪、蔚来等众多新能源车企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这些合作协议主要服务于新能源汽车退役电池的回收利用。


此外,2018 年1月中国铁塔与国轩签订动力电池梯级再生利用战略合作协议,协力推动梯级动力电池在通讯基站领域的应用。


动力电池梯次利用是资源综合利用的新兴领域,梯次利用企业主要集中在电池退役量大、技术资源优势明显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


动力锂电池的梯次利用一般分为拆解、余能检测、筛选和重组 4 个环节


梯次利用属于轻度报废,电池本身没有报废,可以将退役电池,进行回收、筛选、再利用于其他领域,典型应用是储能领域,如风光储能、削峰填谷、备用电源、家庭电能调节等。


进行梯次利用可以缓解回收压力、降低环境污染、提升经济效益,并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起到帮助作用。
目前汽车上使用最多的动力电池为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材料电池。


梯次利用的电池多为磷酸铁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容量随循环次数的增多呈缓慢衰减趋势从汽车上退役下来的磷酸铁锂电池仍有较多循环次数,有较高梯次利用价值。磷酸铁锂电池循环寿命在3500次以上,部分可达5000次,同时容量随循环次数增加衰减趋势较为缓慢。


此外磷酸铁锂电池不含钴、锂、镍等金属,资源化价值较低


因此,磷酸铁锂电池一般继续作为储能电池继续利用,三元电池由于可以提炼出镍、钴、锂等金属,更适合进行资源回收。


微信公众号